恒运外教派遣
外教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外教资讯 >
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外教资讯 >

外教资讯

幼儿园外教三问与三答

发布时间:2020-03-05 13:08    浏览次数 :

  伟大的物理学家霍金曾经写过一本叫《十问》的著作,是个数据中有十个终极问答,如宇宙中有外星人吗?地球寿命还剩多少年?等等问答,而霍金将答案都写到这本著作中。他是这样说的“阅读重点是能够更好的让我们了解起点”。

  而在我们的教育中,同样也是伴随着问与答,对问题保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也许我们能在教育中找到新的答案,也许也能让我们重新审视哪些曾经被我们忽略的问题。今天我们就幼儿园外教问题做一个问与答的尝试。

幼儿园外教

  一、招一个优质外教,怎么这么难?

  在家长教育需求日渐多元的今天,有外教成了很多民办幼儿园的隐形标配。但很多园长都有这样一个感觉,那就是要招到一个优秀的外教实在是太难了。

  “现在外教非常抢手,好像一下飞机就有很多工作机会等着他一样。我面试过一个外教,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上课,基本的证书也一个没有,但他来应聘的时候,手上起码已经有两三个offer了。”成都一位私立园园长说。

  为什么缺少优质的外教?客观来讲,还是幼儿园开出的条件不够吸引人。虽然在国内,外教工资普遍比中国籍幼教老师高出1-2倍,还会有住房补助、交通补助等额外福利,但如果横向比较,这个收入并不算高。根据调查,一个外教在中国的薪资水平和他能在美国、加拿大拿到的工资基本持平,但相比瑞士、挪威、加拿大的幼师来说还是偏低。而一个外国人到中国工作还要面临签证难办、语言不通、文化隔阂等诸多因素的困扰。既然在自己国家就能获得差不多的收入,那外国学前专业毕业的有资质的幼儿园老师何必要远渡重洋,在异国他乡开始自己的事业呢?

  在旺盛的需求和贫乏的供给的矛盾下,一些幼儿园并没有想办法吸引国外的优秀人才,而是走上了另一条发展道路:既然找不到有资质的外教,那就放低选拔的标准,最后降到只要是个外国人就可以来工作的地步。

  “我知道在别的幼儿园有一个女外教,她原来的工作是在自己国家一个酒吧唱歌。后来她和同伴喝酒的时候,同伴聊起要到中国去办学,她说她也想在中国开启一段奇妙的旅行,于是她就来了。到中国的幼儿园以后,她就只是带着孩子唱唱歌,但因为长得漂亮,很多家长还点名要她。”

  表面上看,“破格录取”缓解了外教供求之间的矛盾,但作为权宜之计,这种做法还是埋下了很多隐患。因为缺乏对资质和教学水平的严格要求,招聘到的良莠不齐的外教就像幼儿园中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我曾经面试过一个外教,我跟他聊着聊着天,就看着他完全不在状态了。‘等一下!’然后他就把那个手拿出来,手上一串全部都是针眼。”

  仅在2019年就有两起在全国都有很大影响的跟外教有关的负面新闻被爆出。性侵、吸毒……外教的不良举动让幼儿园与家长之间本就不堪一击的信任关系变得更加脆弱。

  二、有外教能让孩子英语更好吗?

  回到矛盾的另一方面,幼儿园对外教不设门槛其实也是家长的教育需求催生的产物。家长看重外教,是希望让孩子能在幼儿园就开始更好地学习英语。

  为什么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学习英语,很多家长可能会拿出“语言关键期”的理论来辩护。

  “语言关键期”是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Lenneberg提出的一项假说。他认为,语言是大脑的产物,从2岁到青春期到来之前,大脑的左右半球都能参与到语言学习,对语言输入格外敏感,所以能够最轻松、最有效地学到一门语言。而这个假说还有更值得忧虑的后半段:青春期之后,关键期就会结束,孩子语言学习的效率就会急速下降。

  并不是每个家长都抱着望子成龙的心态,但如果告诉他们:“你的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队了”,也没有几个家长能坐得住。

  笔者身边的一位朋友说,自己从小英语就不好,而英语在整个学生阶段都非常重要,大学要毕业了,还要在找工作、写论文的间隙背单词,准备过四六级。英语学习的阴影伴随了他整个学生年代,现在自己有了孩子,当然不希望孩子重蹈覆辙。

  但是“语言关键期”在语言学界其实只是一个假说,这个关键期是否存在,它的终点到底在几岁,错过了关键期是否还能学好外语,这些问题至今也没有明确的答案。而且很多关于“语言关键期”的实验对象是跨国移民,这些实验研究的结论能多大程度地移用到国内孩子学习英语的情况上也还不得而知。

  很多语言学家就建议,给孩子的英语教育不应该太早,小学高年级甚至初中再开始英语学习都不算晚。但要家长冷静比让家长焦虑困难得多。于是为了满足家长的需求,幼儿园揽下了教英语的活儿,顺带地也就承接了家长的另一项要求:外教。

  很多家长想要外教并不能说是“崇洋媚外”,而是基于一个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逻辑:能说外国话的肯定教得更好,“孩子的英语老师应该是外国人”跟“孩子的语文老师应该是中国人”一样顺理成章。

  “学英语嘛,肯定环境最重要,有个外教,娃娃就有学习的氛围了。”外语的学习的确强调在适宜的环境给孩子提供语言刺激,大多数家长没办法做到在家里也用英语跟孩子交流,更担心自己有口音的英语会把孩子给带坏了。这时外教就成了语言环境创设的补救。

  但是事实上,除了少部分全英文教学的幼儿园,大部分幼儿园的外教只是上完课就走,大部分孩子一周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能有和外教交流的机会。而在这有限的时间中,交流的效果也未必如家长所愿。

  孩子越小,对外语学习的教学法要求就越高,就像很多人误以为自己会说中国话就可以去外国教中文一样,很多外教也忽视了语言教学的专业性。面对毫无英语学习经验的孩子,怎么与他们交流,很多外教其实毫无头绪。外教课上往往需要配备一个中教,外教噼里啪啦讲完一句话,需要由中教把外教的话再翻译一遍,如果没有中教,外教则需要用夸张的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意图。无论是中文翻译还是肢体表达,都干扰了孩子直接接受外教的语言刺激。

幼儿园外教问与答

  上了这种外教课的孩子,最后可能只学到类似于apple、bird之类的孤立词汇,他们见面会说nice to meet you,知道别人how old are you该怎么回答,但如果要让他们完整地用英语表达自己仍然不太现实。

  虽然外教不会直接教会孩子一口流利的英语,外教对孩子学习英语也不是一点帮助也没有。很多家长都反映,孩子接触外教之后,对英语学习的兴趣大增。笔者看到网上有位家长说,她孩子跟她说,她的外教老师“来自圣诞老人的故乡,那里到处都是冰山。”考虑到孩子可能并不知道圣诞老人的故乡芬兰并不是一个英语国家,孩子对外教的好奇和喜爱可能会在今后变成她主动学习英语的动力。

  另外,跟外教面对面对话也是孩子学习语言很好的鼓励。很多孩子在系统学习英语的开始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怕自己“说不好”、“不敢说”。但如果从小上过外教课的孩子往往就没有这种障碍。这些孩子在语言表达上会更加自信,他也不会觉得学英语有多么困难和枯燥,这些学习品质都能很好地帮助他们学好英语。

  尽管外教并没有沿着预想的路径帮助家长实现他们教育期待,但外教的存在还是给孩子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影响。这里便有了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如果学好英语最终的秘诀是让孩子对英语产生兴趣,那在这个过程中,外教一定是必不可少的吗?

  三、迎合还是引领,家长的需求面前幼儿园如何抉择?

  在民办幼儿园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每个幼儿园都要有一些“拿得出手”的东西才能在市场站稳脚跟。

  但是要在教学理念、教学方法、课程设计上找到可以吸引家长眼球的点,对很多幼儿园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看不见的地方用力,需要时间来沉淀成果,但市场不会给幼儿园这么多时间。

  所以等不起的幼儿园只能在硬件上下功夫。外教就是其中一项。一个幼儿园如果配备了足够多的外教,那它就有了“噱头”和“卖点”,也有了提高收费的底气,即使幼儿园知道有外教对孩子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

  “外教真的是很难管的一件事情,要我说,我就想要取缔外教,说实话。”采访时,一位园长说,“有时候你看到那个外教是笑着对孩子在说英文,但是他说的是,‘你再不乖乖坐在这里,我就让你去那边站着。’你看着外教是非常和蔼的,但其实他说出来的话是很暴力的。”

  现在政策对外教的管理越来越严格,外教资源也越来越集中在专门的中介机构手上,从长远看,幼儿园还会继续面临外教难找的情况。幼儿园一方面饱受“外教”踩雷之苦,但另一方面也是加剧恶化的重要推手。如果说我们能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反思,那就是我们的幼儿园到底应该在多大的程度上去迎合家长。

  很多幼儿教育者都有这样的烦恼,一方面自己很清楚幼儿教育的重要性,但一方面却要承受社会的不理解和轻视。

  这种现象当然有社会固有的教育理念的影响,很多家长只把知识传授的多少作为衡量教育价值的唯一标准,幼儿园老师教不了孩子什么知识,所以幼儿园老师就应该不如大学老师、中学老师、小学老师那样受人尊敬。

  但作为从业者,想要改变社会风气,也需要反思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

  在儿童教育方面,幼儿园当然比家长更专业,但在外教这件事上,我们看到的是很多幼儿园让渡了自己的发言权,在一些问题上没有坚守自己的底线,反而被家长的需求左右。一味的退让迎合,并不能赢得家长的信任和尊重,幼儿园应该做教育的引领者而不是顺应者。

  如果你觉得孩子不需要在幼儿园学英语,你可以不教;

  如果你觉得孩子学英语不需要外教,你可以不用;

  如果你觉得市面上的外教达不到你想要的标准,你可以不招。

  从短期来看,幼儿园“硬气”起来可能会影响招生,你要解释、传达自己的理念也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而且一个园所不可能扭转一个社会的成见,但只有坚守自己认为是正确的教育路线,你才能吸引到你想要吸引的那批家长,你的理念才能得到家长的认可,你的活动才能更加顺利地开展。从大的方面来说,有了小的改变才能推动整个教育生态的改善。

  当然我们并不是在否认外教存在的价值,笔者也接触到一些非常优秀的在华外教,他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手段不仅给国内的幼师同行带来了很大触动,也给幼儿园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成为了幼儿园园长的得力助手。这些外教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幼儿园没有把他们定位成一个英语老师,而是将他们看成一个能够真正帮助孩子、支持孩子的幼儿教育工作者。

幼儿园外教

  总结:

  在外教负面新闻爆出之后,网上不乏一些充满民族主义情绪的言论,但轻飘飘地说一句“不要让外教进入幼儿园”并不是解决乱象丛生的外教市场的根本方法。

  如果不去探究这种现象的原因,这种矛盾最终会以别的形式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幼儿园、外教/外教中介、家长都对这种现象负有责任,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到底什么才是一所幼儿园的“立身之本”,这才是幼儿园需要思考的问题。